首页> 新能源> 正文

宁夏中卫:光伏进 沙漠退

来源:舒茜资讯网
  

航天机电甘肃上航电力运维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琼(右)

  命运再次把老红送到宁夏中卫这个城市。上一次来这里,还是1989年。记忆中,除了高庙的建筑有如凤凰展翅,这里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,以鼓楼为中心东西南北延展不过几公里的西北小镇,土黄色的房子,灰白色的杨树。

  再来这里,印象最深的是中央大道东路,那条引黄河水而建的绿色通道。路边栽满了树,树下都是水系,水上摇曳着黄色的芦苇和残荷。中卫,已经变成老红喜欢的、没有那么多人的“江南水城”。

  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却被腾格里沙漠时刻威胁着。沙漠距离城北只有几公里,印象中,二十多年前形势还没有这么严峻。于是,防沙成为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工作之一,据说政府每年要为此支出上亿资金。

 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2012年开始建设的中卫沙漠光伏产业园正在部分改变这一危局,光伏电站防沙、治沙的效果超出了市政府原来只是利用荒沙的构想。

  当“老红光伏西部行”来到这个规划面积为6.5万亩的产业园时,看到的是一种工业的震撼:88米高耸着的观光塔,海一样起伏的光伏板;听到的是和市政府同样的意外:在沙漠上建设光伏电站不仅可以利用荒沙,还能防沙、治沙,达到拱卫中卫的效果。于是,寻找光伏电站改造沙漠的神奇,就成为老红来到航天机电中卫光伏电站(简称“航天机电”)的主要目的。

  在去“航天机电”的路上,老红惊异地看到天地间,光伏电站与沙丘的划分近在咫尺、无比清晰,墨兰色的光伏板、金黄色的沙丘,让人感受着从远古苍凉到现代文明的瞬间跨越,一切是那么不协调、不真实。进入“航天机电”场地,老红惊喜地看到光伏板阵列之间、黄沙之上,或高或低,或丰或淡,一丛丛绿草,在电池板的阴影中舒展,在微风中轻摇。如果不是远处的沙丘,你会忘记这里两年前还是不毛之地。这难免让老红想到有文字记载以来,过去都是沙漠进,人类退。现在这里是光伏进、沙漠退。

  参与、见证这一“颠覆历史”的人之一——航天机电甘肃上航电力运维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琼,让老红对这个被颠覆了的历史有了一个快速的认识过程。

  刘琼的风格很“西北”,到晚饭聊天时才知道他是上海人,也确信航天机电公司要更好打开西北市场是选对了人。刘琼是一个会讲故事、有想法的人,和他交流,变成了一个汲取信息、相互激发甚至角力的过程。从治沙到光伏,从种植到储能,从电站智能管理到“航天机电”的商业模式,当然,他心中最重的那一块一定属于他的运维公司,因为一句嘱托:“红老师,你搞研究信息多,我在西北信息少,一定要把最新的电站运维的信息告诉我”,压得老红心里沉甸甸的。

  半天的交流,老红不仅直观品悟了航天机电公司在光伏产业迅速崛起、开独特商业模式之先的内涵,也粗略懂得了中卫的荒沙是如何在“航天机电”的手中变为优质的光伏发电之地。

  还是从路说起吧,通往“航天机电”的路,是老红走过众多光伏产业园中最烂的,以至于要想到这个号称全球最大的光伏产业园,或是政府不愿出钱,或是企业不愿出钱。刘琼告诉了原委:要在沙漠上修路,要下挖2米,填入碎石,才能修出像样的道路。仅是那条环绕电站两三公里长的沙石路,当初也是投入了120万元才有了今天“难看”的模样,一块石头还是把老红的“大切诺基”托了底盘。刘琼说当时因为没路,大型设备进场时竟要从内蒙古多绕几百公里,同样是建设光伏电站,在中卫沙漠中的建设成本要比一般戈壁高出30%。

  中卫的风大,因为三大风口之一“西风口”的风,中卫的沙细,细到抓一把放在手上竟会有一种细腻、温润的感觉,轻轻一吹就可以散去,所以中卫的沙丘是流动的。“电站施工时最讨厌的就是流沙了,”刘琼回忆道:“在施工现场,第一天打下的地标,第二天就找不到了,严重地影响了施工进度。”为了适应沙漠的地质特性,“航天机电”经过不断尝试,放弃了常用的大面积挖槽方式,研发出“螺旋桩”打支架的办法,成本降低了30%,还申报了专利。

  通过“草方格”防沙是中卫的创举,“沙坡头”也因此举世闻名。“航天机电”刚来时,原想采用挖井取水种树的办法,结果井深40米的水不能用,100米的水成本太高。通过请教专家,最后还是采取 “草方格”的办法——把稻草深深地插入沙中构成一米见方的格子,在方格中撒下草种,灰草和骆驼刺就在方格的沙子中顽强地生存下来。看着长了两年、高度在30公分的草丛,老红问:如果再有十年时间,电站的草会不会比“沙坡头”的更丰满?刘琼想了想说:“应当是这样。电站对草的维护会更加精细,电池板的遮阴可以减少水蒸发。”老红好像明白了:“沙坡头”只能防沙,“航天机电”的光伏电站可以治沙,这就是神奇所在。

  “电站效益如何?”老红问道。“这个电站的可研报告是预计15年回收投资,现在看只要10年。因为这是效益最好的电站,运维公司正在建立内部系统智能管理,争取让这个电站享有更多的并网送电时间。”在刘琼眼中,这个电站就像一个值得偏爱的孩子,有着许多值得期待的明天。“红老师,你过两年再来吧,前两天我看到一条新闻,中科院研究出一种红色的沙子可以用来种树,我们会去尝试,我们还会去搞养殖,两年后一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沙漠光伏电站。”他说这话的语气不像是在说一片沙漠,倒像是在夸一块沃土。

  老红一定会再来,来看看光伏电站治沙的效果是不是更好,也看看中卫是不是更绿。

舒茜资讯网